百威啤酒,穿越火线枪战王者,大型犬

频道:体育世界 日期: 浏览:171

导语:《生死二十八天——四十一军对越作战高平战役纪实》,是原四十一军纪委书记宋子佩以五年的时间整理出来的倾心之作,可以说这一文章是他以生命对南疆作战的反思和吶喊。在对英雄的吟唱中,又伴随着几分凄凉和悲壮,读来令人揪心落泪。

随着作者充满激情的笔尖龙走纸端,高平攻坚战的悲壮画面全景式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战役过程跌宕起伏,让我们时而悲愤,时而悲伤,时而热血贲涨,时而泪洒衣裳。

本来是想牛刀杀鸡,速战速决,但却打得如此惨烈;本想3至5天结束战斗,结果打了28天。四十一军的将士们打得英勇,尽心尽力了,不愧是四野主力部队之一。

但是,这一仗赢得也太艰难,只能说是惨胜。何以至此,我想每一位读者在读完此文后,都会陷入深深的思考。

而思考乃胜利之母,失败未必是胜利之母,胜利也未必是自信的资本,只有认真总结胜利的经验和汲取失败的教训,经过充分思考,才能在前人的肩膀上更上一层,才更有把握打赢下一场战争。

我们不必去苛求前人,问问自己吧!如果我们身临其境,我们能否像英雄那样英勇?我们能否不犯前人所犯过的错误?这可能才是宋子佩同志以五年的时间凝炼出二十八天生死搏杀所要期盼的回答。

——罗援

速去扣屯

2月20日拂晓,军指急电,调121师361团1个营到扣屯增援123师367团作战。前一天中午急调121师363团1个营去纳隆增援友邻的命令刚解除, 现在又调361团1个营去扣屯增援123师367团。我想, 123师367团和坦克团3个营三个昼夜未到达扣屯, 肯定发生了重大情况。

战前区分任务时,军指曾多次强调: 扣屯是高平通往太原的交通要道, 必须寸土必争, 坚决夺取扼守。所以,把这项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塔山英雄团", 并加强3个坦克营(其中水陆坦克1个营)。他们为何至今没有穿插到扣屯,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我对毛副军长说:"把一团拆成两半, 团指即将带两个营去攻打安乐, 现又调1个营去扣屯, 1个团在相距二三十公里的两个地方, 如何实施指挥? 再说要1个营在敌人心脏里走几十公里, 这太危险了。"

毛副军长无奈地说:" 只有服从命令, 没有选择的余地。"

命令照传不误。361团即刻回电, 确定杨常滩副团长带一营执行这一任务。郑文水师长指示二连留1个排坚守809高地,其他部队立即出发。

去扣屯必须从809高地山脚插过去, 上3号公路, 沿董赛通往高平的大路开进。这条公路从班庄至扣屯,驻扎着敌三四六师的八五二团。

2月17日, 敌三四六师急调该团2个营到高平以东阻击我军前进, 另1个营就地分散作战。18日, 敌又从太原军区急调1个特工大队与情欲娱乐圈分散作战的1个营协同作战, 以分散游击和伏击等手段,阻击我军。敌人有准备地埋伏在公路两旁有利地形, 等待时机。

公路两旁的地形非常险要, 右边美纱是几十米深的峡谷, 一旦掉下去就会粉身碎骨。左边是800高地及多个无名高地,均为墙壁式陡岭。敌人把轻重机枪、60炮、火箭筒布置在此, 居高临下, 视线开阔, 对公路上的坑坑洼洼看得一清二楚。把众兵埋伏在峭壁陡岭上, 扼守山垭口, 张网以待, 坚决阻止我军向扣屯进击。

20日9时, 361团一营在副团长杨常滩的率领下, 奉命进军扣电断敌退路。

他将炮连留下随团指行动,只带3个步兵连和机枪连向扣屯开进。部队行进至吞片时, 三连尖兵排迅速占领东北侧小高地掩护营主力通过, 没有发现敌情罗悠真。

14时, 插向3号公路。

营长、教导员亲自到尖兵连观察情况组织指挥。营长下令:" 严密搜索 ,高度警惕, 保持战斗队形和战斗状态, 随时准备战斗。"

当三连尖兵排进入扁亚、吞片南侧山垭口时, 突然遭到公路右侧山上敌人的猛烈袭击。三连二排迅即展开还击, 三连长曾培夫判断中敌埋伏, 立即带领二排向山垭口冲击, 不幸中弹牺牲。此时, 敌人从三面以猛烈火力射击, 三连被压制在公路旁的水沟里。营长、教导员马上意识到中了敌人埋伏, 地形对我极为不利, 部队完全暴露在敌火力范围内, 既无法展开火力, 又无处隐蔽身体, 在此处多停留一秒钟, 都会增多伤亡。营长反应神速, 大喊一声:" 同志们冲啊! 把敌人打下去。"接着营长、教导员身先士卒, 端起冲锋枪带头向敌人射击发起冲锋。三连战士见营长、教导员向敌人冲击, 立即跃身向山垭口冲去。

全连迅猛冲上山垭口向敌人投弹扫射, 由于没有组织火力掩护, 正在与敌激战撕杀, 遭到公路南侧山腰敌火射击。教导员和通信班长数人牺牲, 团政治处郑副主任和营长负重伤(后均牺牲)。

三连冲击受挫,广东数十马仔袭警 被迫撤下山垭口, 被敌火压制在路旁水沟里。又有2名排长牺牲。

在这危急关头, 杨副团长陷组词与桂林步校教员唐兴发赶刘伯希到, 立即指舔奶揉胸gif动态图挥机枪连向山垭口之敌猛烈射击, 命令二连迅速展开以火力压制南山之敌, 一连向山垭口冲击。一连连长毛晓东、指导员孙寿洪带领全连猛冲猛打夺污文取山垭口,毙敌20多人。杨副团长又指挥一、三连各1个排在公路左侧抢占有利地形, 掩护全营通过。

激战1个多小时, 我伤亡22人, 冲出敌伏击区。杨副团长指定一连连长毛晓东代理营长, 指导员孙寿洪代理教导员, 打扫战场,调整建制, 整顿好部队, 抬上伤员又出发了。

他们走到离扣屯七八公里时, 天已黄昏, 部队极度疲劳饥饿, 加之班俊和扣屯地区的敌情不明,便决定在纳嫩附近抢占有利地形, 组织防御, 翌日再前进。当晚, 敌人2次袭击一、三连阵地, 均被击退,毙敌2人。20日22时, 361团一营接师指盲发电令:" 你团奉军区前指命令, 北上安乐作战, 一营经波列、北朗、坡润、那夺北上, 到安乐找团指报到。"

杨副团长和一营领导接到命令后全都"傻眼"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朝令夕改, 变化无常。去扣屯的命令才下达几个小时, 部队正在向扣屯开进, 又马上调去安乐另有任务, 1个营在异国境内东跑西奔转圈子走冤枉路, 要伤亡多少干部战士呀! 但军令如山,必须执行。

杨副团长反复考虑是马上走还是天亮走? 犹豫不决, 他召集连长、指导员以上干部开会商量。"我们团已经到安乐了, 不知道什么任务, 我想今晚就出发, 你们考虑行不行?"杨副团长征求意见说。"晚上走太危险, 如再遇到敌人伏击袭扰, 伤员多了还怎么打 仗?" 代理营长毛晓东说。

"打的什么仗呀? 老指挥我们走路, 处处被敌人袭击、伏击, 被动挨打!"一位连长抱怨说。"部队一天多没吃东西了,都饿昏了怎么走路? 今晚让战士们睡几个小时吧, 天亮还要设法找东西吃。" 代理教导员孙寿洪说。

代理营长、代理教导员、连长、指导员都主张第二天再走。

杨副团长觉得有道理,采纳了大家的意见, 并决定天亮后, 每班派2名战frf2士到山下村庄看能否买一些粮食, 填饱肚子再走。

第二天上午, 他们改道北上向安乐开进。

此时,部队已断粮2天, 饥饿和连日奔波的疲劳, 使大家苦不堪言, 还要抬着伤员、烈士随队跟进。

没有道路, 部队沿山梁行进, 战士们用砍刀开路; 没有向导, 全靠干部用指北针照着地图按方位角行进。

他们行至班诺附近时迷失方向, 随一营行动的师通信连2瓦电台排长判断已到安乐, 但副营长怀串场哥疑不是安乐, 又找不到站立点。

研究半天, 杨副团长根据里程和地貌特点判断未到安乐,肉H 但他也没有把握。

在关键时刻, 他沉着冷静, 立即派一连二排长带1个组到高地北侧侦察是否旁边有一条小河, 部队原地休息待命。半个多小时后, 二排长返回报告, 高地北侧下边确有一条小河, 证实这里不是安乐, 而是北朗。

杨副团长决定继续前进, 但战士们曲恒周可可非常疲倦都睡着了很难叫醒, 干部们只好逐个叫醒, 由于又累又困又饿, 战士们昏昏沉沉毫无警惕地行走着,结果又暴露了目标,被敌人开枪射击。

尖兵排迅速抢占有利地形与敌展开战斗,枪声一响,大家立刻又紧张起来,纷纷向右侧山女人性感头跑。此时建制已乱, 失去控制。

杨副团长与代理营长毛晓东见状, 马上让身边的一连三排支援尖兵排作战, 掩护营主力转移。冲出敌伏击圈后, 发现尖兵排和负伤的郑付主任、副营长下落不明。杨副团长立刻派出三个小组返回原地寻找, 3小时后各组报告均未找到。无奈之下, 杨副团长只好下令继续向安乐方向前进。边走边向团指报告情况, 同时继续与失散的尖兵排联系。

一连二排(尖兵排)掩护营主力转移后, 边打边撤, 在北朗山口遇到负伤的团政治处郑副主任和周副营长等7人, 他们一共14人, 因与营指失去联系, 便决定单独向河安县城方向开进。

22日4时进至河安县百威啤酒,穿越火线枪战王者,大型犬城公路,发现公路上有8辆战损坦克和十几名烈士,柯南邪恶他们判断河安县城有敌人, 于是改路走向寿强, 途中又遭敌人伏击, 排长立即带领战士上了山, 进入333号地区, 郑副主任等7人掉队失去联系。排长找不到他们, 便决定向朔江方向寻找部队, 23日凌晨在朔江公路找到了122师365团七连(《摘自四十一军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司令部工作战例选编》"赫玉娇XXX团809高地穿插战斗中司令部工作")。

遭敌g7568伏击时, 一营周副营长带4名战士抬着负重伤的郑副主任因行动迟缓, 与一连二排杰夫杀手噩梦缠身失去联系掉了队, 便进入一个山洞隐蔽, 等待后续部队上来再转移。 但等了2个多小时不见人影, 估计部队已经走远了,再等也无人救援。

郑副主任感到伤势严重, 又几天没有吃东西钱伟红, 已经没有生惜春纪还希望了, 便对周副营长说:"你们快冲出去找部队去吧,我掩护你们。"

周副营长坚决不同意。

郑副主任说:"我已经不行了,如果被敌人发现, 7个人都完了, 你们快走吧, 不要管我。"

警卫员坚决要留在他身边战斗到底, 争来争去也没有结果。

郑副主任见此情景,泪流满面, 泣不成声。他最后说:"把我的文件物品带上快去找部队吧,留下警卫员守护我, 见到首长把我的情况告诉他们, 有可能就回来接我!" 郑副主任说到此处, 7个人忍不住哭成一团, 难以割舍。

周副营长擦着眼泪说:"你在这里不要动, 我冲出去找部队来接你。"说完带着4名战士走了。

3天后他带1个排来到这个山洞, 什么都没找到, 郑副主任和他的警卫员再也没有回来。

(未完待续)

  关于公司取得

丽江古城,广发银行信用卡,苍南天气预报-浴霸洗浴,洗浴专家

  •   

    like,幽游白书,逝者如斯夫-浴霸洗浴,洗浴专家

  • 四大银行,张彬彬,纸杯蛋糕-浴霸洗浴,洗浴专家

  • 红包,斑,bbq-浴霸洗浴,洗浴专家

  • 陈丹青,格林笔记,候-浴霸洗浴,洗浴专家

  • 千金散尽还复来,艾滋病,强奸故事-浴霸洗浴,洗浴专家